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放地
专注HE三十年,童话风、游戏风、奇幻风爱好者

利器(18)[贵圈真乱向/主黄王/周王/乐王]

AU架空,宇宙战争设定

 虽然CP是杰西卡中心,但是主要还是剧情流。

 慎。

 -----------------------------------------------------------------------------------------------------

最近好想开一个轻松治愈的校园paro的坑啊……

目前全部章节传送门:

(1)(2)(3)(4)(5)(6)(7)(8)(9)(10)

(11)(12)(13)(14)(15)(16)(17)(18)


(18)

 

“他们现在是打算干什么。”喻文州坐在显示器前一个人静静地思考,右手摸了摸下巴,“前辈最近的状况也有点……”

思绪回到了几天前。

机械门在喻文州的身后闭合,隔绝了门外的一切光线。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才渐渐适应了这个昏暗的环境。

眼前的人有些不适应之前开门时洒进来的过于刺目的光线,抬手想要遮挡眼睛,却因为手腕上金属环的束缚,只牵动着发出短暂的金属碰撞声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意图,眼睛却是不受控制地微微眯了眯。

喻文州认真地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下巴上的胡渣并没有比自己上次来看到的多多少——这多亏了联盟会派出居家机器人对这些“囚徒”进行一定程度的照看,一双眼角略微下垂的眼睛里面和往常一样没有太多的神采。

“前辈。”喻文州的语气里面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不悲不喜,却又深沉地可怕。

眼前的人嘴角笑了笑,和当初一样,带着一些微妙的痞味,声音却是沙哑得可怕:“你来了啊。”

喻文州点头:“嗯。”

男子看了看喻文州:“叶修那小子是不是现在还是不愿意当面去看看那个人。”

喻文州像是在回忆什么,沉默了一会,才点了点头。

“我记得上次你来的时候,把那个微草的小子带到隔壁去了对吧。”男子的手指敲击着地面,“他很难过吧,自己尊敬的前辈,只能在外面……”

“……连这座‘坟墓’都无法进来。”喻文州开口,接下了男子想说的话。

男子的语气有点微妙:“文州,我当初在蓝雨的时候有没有和你说过,其实我是不太喜欢你太过聪明这一点的。”

喻文州摇摇头,转移了话题:“少天他……他们,已经觉醒到第二阶段了。”

“这么快?”男子的语气有着明显的惊讶和一点遗憾的情愫,“想想那时候他还是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呢。”

喻文州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对面的男子看懂了他的意图。

“你是想说我当初也没比你们两个小子老几岁吧。”

喻文州发现自己在这个男子面前总是无法像面对别人那样圆滑地把话题接下去。

“谁叫我们‘淘汰率’高呢。”男子伸展了一下肢体,换了一个让自己更加舒服的姿势,手指无意识地做着一些小动作——又牵动手上的束缚发出轻微金属撞击声,“时间差不多了,你该上去了吧。”

喻文州点点头,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说一句:“前辈,保重。”

他在整个过程中,一次都没有回过头。

在机械门重新闭合,整间房间又陷入厚重的黑暗以后,男子轻笑:“……‘保重’啊,每次都说,不累么。”

微微抬起下巴,一双眼角微微下垂的眼睛里闪烁着幽幽的蓝光。

 

房间因为过分的整洁,看起来其实并不算小,却还是因为两个大男人的存在而显得有些局促。

显然,其中一个人的状况并不算太好,另一个人似乎是为了安抚而陪伴在前者的身畔。

“唔……!”王杰希眉头紧皱,窝在沙发里的身体微微蜷缩,一旁的俊美青年见状,握着王杰希的那只手不自觉更加用了点力。

察觉到身旁青年的鼓励与担心,王杰希微微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拍拍青年的手,示意对方自己现在没事。

周泽楷看到王杰希额头上沁出的冷汗和略有些抽搐的眼皮,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在安慰自己故作轻松,于是走到王杰希的正前方,拇指轻轻来回抚摸着他紧皱的眉头,像是要抚平他眉间的苦恼一般。

短暂的犹豫之后,周泽楷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王杰希左眼的眼皮,隔着皮肤几乎能感觉到对方眼球的动作。

王杰希没有对这一行为产生任何抵触情绪。

体液与对方身体的接触似乎要比单纯的皮肤接触来得效果更为强烈,周泽楷几乎能品尝出王杰希这个人的味道——以一种近乎诡异的神经联接的方式。

舌尖的质感并没有因为味蕾的关系而显得粗糙,这也有可能是人体的温度和组织液的湿润让王杰希无法准确地辨别出粗糙或是光滑的区别。

硬要给这种触感加个形容词的话,应该是‘温柔’吧。王杰希有些意外自己在这个时候还有空思考这个问题。

不适的感觉似乎在周泽楷安抚性的动作下渐渐平静了下来,虽然还有些体力消耗后的微喘,但是王杰希之前的痛苦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

“……这是被动的?”周泽楷见王杰希已经舒缓过来,开口问道。

“也不算。”王杰希闭着眼睛,调整呼吸,“一般情况下我是能主动控制这一能力的触发时间,但是偶尔也会遇见这种情况——”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张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茶几,沉思了一会,微微变了脸色。

“怎么了?”

“‘它’在催促我。”

“‘它’?”

抬头看向周泽楷:“让我们变成现在这样的元凶。”

“催促什么?”周泽楷微微皱眉。

“快点将这场‘游戏’进行下去。”

回复他的,是王杰希那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和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好像听到了一些不妙的话题。”黄少天手上的钥匙还插在门上没有拔下来——联盟只有宿舍区使用的还是传统的钥匙,“游戏?什么游戏?大眼,你又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讨论什么奇怪的话题?”

黄少天身后响起了一个略带华丽质感的明朗声音:“恐怕,这所谓的‘游戏’还不止一场吧。”

王杰希和周泽楷越过黄少天的肩头看过去,张佳乐做了个手势催促黄少天快点收好钥匙进房间,顺手关上了门:“对吧,杰希?”仿佛是小提琴弓弦轻拉、发出一个上挑的滑音。

王杰希先是看向张佳乐,却没有立刻回复对方的问题,而是对着黄少天说:“我要想让你们不知道,就不会叫你们过来了。”

黄少天瞟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那个俊美的青年,刚想反驳什么,又被王杰希接下来的话打断:“张佳乐说的没错,‘游戏’确实不止一局。”

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王杰希遣词时改变了量词:“你是在暗示什么?刻意改变这种细节的量词使用,就我对你的了解,多半是想要暗指什么玩个双关语。如果不是指时间上的先后顺序的话……”微微睁大眼睛,瞳孔缩小,“局中局?”

王杰希勾起嘴角,看着黄少天的眼睛:“对。”

“我来猜猜。”张佳乐打断了两人近乎调情的对话,“你现在这种类似于副作用后遗症的状况,是因为和‘它’产生了接触?”

“‘它’?”黄少天发出了和周泽楷数分钟之前相同的疑问,“你们是在指什么?”

王杰希竖起食指放在嘴前,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动作很慢,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清晰地读出这两个字是什么。

黄少天脸上先是有些“你在逗我”的不可置信,而后很快冷静了下来。

 

TBC

评论(1)
热度(38)

© 伊诺的玩具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