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放地
专注HE三十年,童话风、游戏风、奇幻风爱好者

利器(14)[贵圈真乱向/主黄王/周王/乐王]

AU架空,宇宙战争设定

 虽然CP是杰西卡中心,但是主要还是剧情流。

 慎。

 -----------------------------------------------------------------------------------------------------

之前因为三次元出了各种事情,这篇停更了很久,

最近终于那些事情基本上告一段落。

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慢慢填坑。

目前全部章节传送门:

(1)(2)(3)(4)(5)(6)(7)(8)(9)(10)

(11)(12)(13)(14)(15)(16)(17)(18)



(14)


“唔……”侧躺在床上的青年发出略显痛苦的低吟,无意识地蜷缩了一下,刻意压抑的声音带着些嘶哑,类似于利刃生锈般的质感,微张口,不知道在无声地呼喊着什么。

眉头紧紧皱起,额角隐隐渗出几许冷汗,抓住床单的手痉挛般地用力。

就这样挣扎了一会,渐渐恢复平静,翻个身仰躺着,呼吸因为之前消耗了过多的体力而有些喘,抬起一只胳膊压在额头上,一双大小眼里面带着些许湿润的红意。

“18分24秒。”站在床旁边的张新杰冷静地看了看通讯器里的计时器,微微皱眉,“你现在发作的时间越来越久了。要不要去告诉喻文州?”

王杰希没有立即回答,继续躺着平复了一会,坐起身来,因为出汗,额发有些粘腻在脸上,让他有些不适:“……不用了。”

“真的不用?”张新杰眼里有些不赞同,“我知道你觉得联盟后勤那群人不值得信任,但是我这边的药物资源毕竟是暂时和有限的,万一……”

王杰希抬起头,把有些遮住视线的头发往后捋:“不会有‘万一’的,我自己心里有数。”停顿了一下,把放在一旁的通讯器重新带回手腕上,他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找你,就是相信你,不会告诉他们。”

说完这句话,他走到控制台那里,输入了一连串指令。敲下最后一个字符,手指在键帽上虚点一下,就站起身,挥了挥手向门口走去:“那我就先回去了。”

张新杰看着王杰希消失在门后的背景,沉默了一会,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可惜这件事情不是我不说,他们就不会知道的。”看了看屏幕上的代码,轻声感慨,“……不愧是那一届的信息通讯安全的最高分。”

 

“杰希?”走廊另一端的张佳乐看到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眯了眯眼睛,确认了确实是他,就走了过去,看了看走廊上的监控,王杰希正站在监控的死角,“……大半夜的,怎么在这里?”

注意到对方细细打量自己的视线,王杰希还是一脸平静:“晚上睡不着,出来转一圈。”

“出来转一圈?”张佳乐脸上泛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抬起右手想要轻触对方的脸,“……这么狼狈?”

王杰希并没有闪避对方想要接触自己的手,倒是张佳乐在接触到的一瞬间像是触了电一样立刻离开,王杰希也微微睁大了那双大小眼。

一种异样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就在几乎窒息的时候,王杰希开了口:“最近你……状况怎么样?”

张佳乐闻言,若有若无地笑了笑:“如你所见,还不错。”

王杰希歪了歪头,挑挑眉,眼睛像是能看穿对方的灵魂最深处:“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张佳乐严肃了一下表情:“杰希……我觉得当初你的推测可能有些不对的地方。”

王杰希凝视着张佳乐的眼睛没有回话。

张佳乐撇撇嘴:“你还真是……”正要往下说,两个人的通讯器同时响了起来。

对视一眼,各自查看收到的信息。

 

当张佳乐和王杰希走进A区的小会议室的时候,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和周泽楷已经坐在那里了。

“终于来了啊。”第一个打招呼的是懒洋洋抬起手的叶修。

王杰希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迅速地环视了一圈,在黄少天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张佳乐也很快在王杰希的左手边就坐,对面的是一向沉默的周泽楷。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喻文州无奈笑笑,开了口:“放心吧,这件小会议室的监控已经被我们篡改替换了,不用担心联盟那边的监视。”

在场的人几乎都是无意识地稍稍放松了肌肉。

这间小会议室确实很小,和很多会议室不一样的是,它只在一侧有两个主位——也就是处于黄少天和王杰希之间的喻文州和叶修所坐的位置——另一侧是投影墙。

王杰希有些放松地向椅背靠去,陷入柔软质地的触感带来些许惬意:“文州,其实我很意外你会这么选择。”

喻文州瞥了眼身侧的叶修,笑着回答:“偶尔就陪你们这些疯子疯一下吧。”

“联盟那边怎么说?”张佳乐把玩着手腕上的通讯器,问道。

叶修看向周泽楷,勾起嘴角:“这件事还多亏了小周有先见之明,以担心状态不稳定为借口,搞到了抑制装置。”

自从进入会议室后就没听到其说话的黄少天终于开了口,胳膊蹭了蹭旁边的周泽楷:“说到这里,周泽楷简直有些邪门,未卜先知啊。当初怎么会就想到去找肖时钦要了个抑制过剩数据的装置的?”

黄少天一问,其他人也看向周泽楷,试图从他那张表情不丰富的脸上寻求问题的答案。

周泽楷面上有些他自己也不甚清楚的疑惑:“……直觉。”

王杰希决定结束这个话题:“所以现在联盟那边很困惑?”

“当然。”叶修嘴角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和之前不一样的状况让他们疑惑是不是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他们之中倒也没有一个人考虑过有可能是你们提前知道了相关的信息而采取了措施,而只是在惶恐地担心这次灾变不能像上次那样顺利解决。”

“不过想想还真是残忍啊。”黄少天脸上的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完全不考虑补给和维护的作战,他们把我们的军团成员都当成什么了?”

喻文州十指相交,支着下巴,眼里带着些无奈:“毕竟他们急于模仿第一次灾变的具体情况,根本不考虑这一次是不是能够一样成功。”

张佳乐撇撇嘴,左手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要是我们不知道当初的情况,他们就乐得见这样一场‘血祭’?”

王杰希挑眉:“从各个层面来说,很难对他们的决定产生赞同。”

周泽楷像是想到了什么,也是皱着眉点了点头。

叶修向怀里的口袋掏了掏,像是想起什么又停下了这个动作:“算了,不谈这些不愉快的话题了,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可不是为了开抱怨大会的。”

大家的表情微微凝重下来。

王杰希揉了揉不自觉皱起的眉心,说:“叶修,我不知道你们当初具体的情况,但是根据……林杰的说法,最后应该很惨烈吧。”

“他什么时候和你说的?”叶修眼中有些不易察觉的困惑,“如果我没记错,在那之后,他就……”

王杰希盯着桌子上的一个摆设,像是在回忆什么:“在第一次灾变结束前,他到学校来过一次,看我和士谦。”

“怪不得。”叶修恍然大悟。

“那时候他没有告诉我们太多,但是我隐约听到他在临走的时候和士谦提到了‘封印’、‘祭品’之类的词汇。我问过士谦,他说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没有和我多说。”

喻文州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叶修,接过话头,看向黄少天:“少天,你不是一直好奇魏琛前辈当初发生了什么吗?”

黄少天脸色不是很好看:“队长,你别告诉我……”

喻文州颔首:“对,就是和第一次大灾变有关。”


TBC

评论
热度(16)

© 伊诺的玩具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