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放地
专注HE三十年,童话风、游戏风、奇幻风爱好者

庙药同糖[喻黄王/庙药大法好]

杰西卡生贺。

CP是喻黄王大三角。

轻松甜腻日常向。

就是那个番外促使我决定写庙药相关来作为杰西卡生贺。

柯南第一部剧场版出没。

 

-------------------------------------------------------------------------------------------

 

王杰希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人,右手一时愣在门把手上,一双大小眼里面左眼写了个【无】右眼写了个【语】。

显然站在对面的黄少天因为嘴里咬了块硬糖,影响了他引以为傲的话唠技能发挥:“大眼,不吃吗?我觉得这个味道你应该刚还蛮喜欢的啊,我和队长可是挑了很久才从一堆味道里面挑出这个味道的啊……”——当然这种影响大约也只是100分到98分的距离。

王杰希果断决定忽略滔滔不绝地卖着手上那罐糖安利的黄少天,看向站在一旁只笑不语的喻文州,抱着手臂吐槽:“黄少胡来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瞎闹?”并果断忽视黄少天“我怎么就胡来了”的抗议。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故作严肃的脸和嘴角的笑意,说:“杰希,其实你很开心我们来看你吧。”

闻言,刚刚还板着脸的王杰希忍不住笑了起来,从那罐糖里面捡了一颗,扔到嘴里,嚼碎了发出清脆的声音,同时斜眼看黄少天:“说好准备送我,怎么你自己先吃起来了?”

一旁喻文州看着,感慨着王杰希一碰上黄少天整个人都画风活泼起来了,也捡了颗糖扔到自己嘴里。

黄少天没有正面回答王杰希的吐槽,只是嚷嚷着:“大眼,现在还不请我们进去吗,一路飞过来快累死我了。啊呀,说起来要是被你们微草粉丝发现了会不会以为我和队长是夜探微草队长房间的间谍啊……”

“说什么呢。”王杰希一边打断黄少天的胡言乱语,一边示意两个人进来,正打算关上房门,就看到喻文州顺手带上了防盗门和里面那扇铁门。

王杰希走了两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而且已经被发现了。今天值班放你们进来的门卫小李就是我们微草粉。”

“我靠,我就想我们进来的时候为什么那个门卫一脸苦大仇深又一言难尽的表情,”黄少天恍然大悟,“看起来就像我抢了他老婆一样。”

拿了两罐碳酸饮料过来的王杰希把饮料放在桌子上,顺手轻轻拍了下黄少天的头:“什么破比喻。”

倒是一旁的喻文州被黄少天这个比喻逗笑了,忍不住笑出声,看到王杰希看过来,又整理了了一下脸上表情:“杰希,你们明天有活动?”

“嗯。”王杰希点点头,“他们说到了晚上聚一起办个小的庆祝会。”

黄少天手臂勾上王杰希的肩:“也就是说直到明天晚上之前你的时间都是我们的咯?”

王杰希一脸“果然庙药之间写作宿敌、读作真爱”的表情,挑了挑眉,说:“说起来你们怎么会想到突然飞过来的?别告诉我你们是有预谋的。”看了看那罐明显就是随便买的糖,又捡了颗吃。

喻文州指了指黄少天,笑了笑:“少天今天早上起床突然有了这个想法,说要给你个惊喜。”

王杰希闻言沉默了一会,笑得一脸无奈:“确实挺‘惊’的,至于‘喜’嘛……”

黄少天正要对这句吐槽进行反驳,倒是喻文州先开了口:“明明看到我们你也很开心。”

王杰希敏锐地注意到了那个“也”字,嘴角的笑意终究忍不住:“……自大。”

“我去,杰希你什么时候发展成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属性了?你这么调皮你的粉丝知道么。”黄少天一脸夸张的表情看向喻文州,“队长,怎么办,我一不小心说出真相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王杰希和喻文州都被黄少天逗笑了,王杰希拍了下对方的肩:“耍什么宝。”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碟片:“杰希,来怀旧一下一起看部剧场版吗?”

王杰希看了看:“柯南啊,引爆摩天轮,是挺怀旧的。”不过他并没有反对这个主意,把碟片放入了光驱。

“既然没有爆米花,就把这个想象成爆米花吧。”黄少天递过那罐糖,自己也嚼了几颗,咬的嘎嘣脆,喝了口王杰希之前拿过来的碳酸饮料,“可乐倒是有了。”

王杰希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糖和爆米花之间其实有着巨大差别,还是吐槽对方一点都不客气的随意态度,也捡了几颗糖嚼了起来——只觉得嘴里一股甜味。

 

虽然新的剧场版越拍越坑,但是前面几部还是很经典的,作为柯南第一部剧场版,虽然角色只有前期的那群,但是剧情上还是十分精彩。

看着看着,开始还会吐槽两句古早画风的几个人倒也看得入了神,时不时轻声讨论几句剧情里出现的伏笔。

说到底本来就不是特别复杂的剧情,他们之前也看过,尽管具体剧情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了,但是大致的剧情、凶手是谁还是有印象的。

剧情进入尾声,演到电影院被炸了的那段,王杰希突然开口问:“怎么会突然想到来找我看这部炸弹狂魔始祖片的?”

喻文州食指抵在唇前:“在稍微等一下。”

黄少天瞥了眼时钟,轻声地开始十秒倒数:“十,九,八,七……”

“……三,二,一!”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王杰希只感觉到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在耳畔响起,随后,就听到电视里也响起了兰对新一说的那句“happy birthday”,和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的好几声短信提示音。

王杰希正打算伸手看手机,黄少天抓住他的手:“这下我们两个是第一个向你祝贺今年生日的人了,杰希,祝你又老了一岁啊。”

电视里面的声音还在继续放,不过三个人都没有再特别去注意到底在放些什么了。

正当王杰希看着黄少天的眼睛沉默了许久,打算说声谢谢的时候,喻文州拆了糖罐子上作为装饰的红色金属丝,绑在自己和王杰希的右手小指上。

王杰希回过头看喻文州,抬起与喻文州连在一起的右手,挑眉问:“这是什么?”

喻文州笑笑,看向电视。

王杰希瞥了一眼,明白了喻文州的想法,嘴角不自觉上扬:“多大人了,还玩这种红线梗。”

一旁黄少天高呼怎么不带自己玩,位子挪过来,也试图把自己的小指绑进来。

金属丝并不算长,绑三个大男人的小指还是有点勉强,黄少天忙活了好一会还没成功。

“无聊。”王杰希抬眼看看黄少天,一边说着这样的话,手上却一边来帮黄少天的忙。

金属丝的长度勉强比直接绕三人小指一圈长一点,王杰希打结的地方多转了几圈来固定,这让这根金属丝绑的略有些紧。

“这样就可以三个人在一起了。”喻文州笑笑。

王杰希撇撇嘴,手上稍一用力,金属丝就有些松动:“这种装饰用的金属丝能有多牢靠。”

黄少天左手拿掉绑了一段时间的金属丝,举起三人小指还带着红色印子的右手:“你看这样不就绑上‘红线’了吗?”

王杰希笑了笑:“你们还真是会玩。”

喻文州往嘴里扔了几个糖,吻上王杰希,把嘴里的糖送到对方嘴里。

喻文州刚刚结束这个吻,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黄少天就又吻了下来,顺便从王杰希嘴里抢了颗糖:“这样才叫会玩吧,杰希。”

 

“生日快乐。”

 

THE END


评论(2)
热度(220)

© 伊诺的玩具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