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放地
专注HE三十年,童话风、游戏风、奇幻风爱好者

七日谈 ROUND 2(下) [贵圈真乱向/慎]

标题又叫做:用七日时间谈一场恋爱

这篇预计是中篇长度,简单来讲就是八个人贵圈真乱的CP排列组合。

出场角色:心脏组四人、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张佳乐。

最开始的设定是十个人,其实原来还有两个角色加上去这个贵乱格局会更加完整,后来想想觉得人太多还是算了。

架空设定,因为我不能想象在原作世界他们能这么有空。大家都在一个城市。

算是情人节贺吧。

灵感来源于一篇SS的同人觉得这种类似恋爱随意链接的NETA很有趣,手痒就写了。

考虑到这个乱来的CP,就不打CP的TAG了,除了第一章以外也不打角色TAG。

 

---------------------------------------------------------------------------------------------------------------

上一话:http://ino1734.lofter.com/post/264ca5_5e06e11

其实我觉得第二轮挺有爆点的,和结局关系比较大。


ROUND 2(下)


“你并不爱我。”说着这样狗血台词的人有些微妙的平静——也许平静之下是暗流涌动。

“嗯。”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绝对不可能一起退出游戏。”

“嗯。”

“那张新杰,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这会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张佳乐自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都被言语间的狗血气息搞得整个人有点不太好。

张新杰没有像之前一样只是简单的应声,而是认认真真地抬头看向面前有些烦躁的张佳乐:“你肯定知道,我从来就不讨厌你。”

张佳乐微微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如果说共事期间还会有些小隔阂的话,这几天下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上个礼拜,有人在我睡下以后说了一句话。”张新杰看着张佳乐的反应,继续说着两人心照不宣的话题,“他说,这是个游戏。”看到对面的人闻言身体一颤,张新杰又重复了一遍,不知道是说给对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对,这是个游戏。”

张新杰拿起面前的茶杯,杯口残留着已经干滞的调味茶的余痕,还散发着佛手柑已经变调的香味,张新杰并没有因为这点而感到不悦:“既然是游戏,那就好好继续下去吧。”

张佳乐看向张新杰,他喜欢张新杰一直略带紧绷的侧脸和漂亮的下颚线条,他也不讨厌张新杰清爽的黑色短发和身上略带消毒液味道的洗衣粉清香。

是什么时候开始呢,原本以为会性格不合的两个人意外地也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摩擦,尽管有些琐碎的争执,倒让这个荒谬的游戏染上了一些真实的味道。

张佳乐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浪漫主义,他喜欢那些漂亮的比喻,从后面抱住张新杰,把脸埋在对方肩上,汲取那股干净的味道:“新杰,我觉得我们两个就像两条线。你是一条直线,而我——”他顿了一下,“可能就像一条不规则的曲线。”

张新杰没有排斥这个亲昵且轻柔的动作:“但是只有一个交点。在这个焦点之外,只会越行越远。”

“对。”张佳乐的声音因为他的动作有点闷,“现在,就让我靠一会吧。”小声嘟囔着,“就那么一会儿。”

张新杰提了提眼镜:“我并没有理由拒绝。”

 

“别一直这么看着我,哥也会害羞的。”叶修嘴上那么说,面上却一点没有任何害羞的样子,和往常一样一副懒懒的样子。

周泽楷抬手摸上叶修耳侧的碎发,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却还是能感受到叶修皮肤上辐射出的人体的温度。

周泽楷有一点怕冷,或者说比较喜欢温暖的感觉,但他的手也没有留恋太久,很快就放了下来:“现在,是恋人。”

叶修看向对面英俊的眉眼,觉得现在对面这张脸配着这个表情不知道能迷死多少无知少女。

叶修凝视了对方一会,像是明白了什么,咧开了一个笑:“我从没干过导游这行。”

周泽楷一下子没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有个人却很擅长。”叶修的手搭上对方的肩,高度让这只手臂有点累,微仰头,笑得有些狡黠,“哥不是不会,而是现在不想。”

“游戏才刚刚开始,就好好享受吧。”叶修让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竖在唇前,周泽楷隐约觉得这个动作好像和谁有点像,“毕竟这个舞台可是很难得的。”

周泽楷拉过叶修放在唇前的那只手,动作并不粗暴却带着些许强制的意味。

叶修看了看对方有些冒火的眼睛,收起了面上那副懒散的做派,换上比较认真的表情:“小周,相信我。”叶修的眼睛很亮,黑白分明。

周泽楷没有放开拉着的手,反而拉起置于唇前,温热的呼吸和叶修的皮肤接触,让叶修产生了一种对方随时会像一个骑士一样行吻手礼的错觉。

周泽楷在黏腻的空气中张口:“我会记得的。”

叶修只觉得周泽楷的手很热,带着灼人的温度,咧嘴笑笑,今天还是热了点。

 

肖时钦看着面前正在喝着咖啡的喻文州,觉得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着奇妙的魔力。

可以这么说,喻文州总能给人想要的。

察觉到对面的视线,喻文州抬头微笑,却没有将视线停留太久,又看起了手上那本黑色封皮的书。

曾经喻文州许诺过肖时钦这个礼拜让他好好休息,他也的确做到了。

一个礼拜的时间,喻文州没有引导做任何特殊的事情,但同样也春风化雨,没有让气氛有任何尴尬。

在喻文州身边,肖时钦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一种全身心的放松。

想到这里,他不禁笑了起来。之前自己还说过觉得他们两个算是同类,但是喻文州毕竟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自己是有心地去刻意关心他人的话,喻文州就像是别人肚子里的虫子,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所以可以给予他人最合适最舒服的感觉。

相比之下,叶修就又不一样了。你能感觉到叶修了解你,但他会用一种更加随性的方式来对待你——叶修并不会为了他人去改变些什么,同样他也不希望看到别人的刻意改变。

两个温和的人之间的氛围倒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暧昧,确切点说,喻文州这个人总是给人一种暧昧和煦的感觉。

看到肖时钦面前的咖啡见了底,喻文州随手拿起咖啡壶,起身给他加了点,不紧不慢,就像是不经意间眨了眨眼一样,自然得没有掀起任何一丝涟漪。

“谢谢。”肖时钦点了点头。

喻文州低缓的声音就像是萦绕在耳畔:“不用客气。”

肖时钦看了看喻文州,知道这并不是对方的客套话,抿了抿嘴,却没说什么。

喻文州喜欢慢慢品味咖啡的香醇,或者说,比起清冽的东西,他更加偏好那些暧昧不清的东西,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肖时钦也不讨厌这种滋味,又喝了一口,感觉咖啡有些黏腻在喉咙那里。

 

“杰希,你的腰太细了。”两人还躺在床上,黄少天从背后圈住王杰希的腰——黄少天在床上的时候不会叫王杰希的绰号,而是喜欢叫他的名字,“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我觉得隔着睡衣都能摸到你的肋骨了。感觉你平时吃的并不少啊,怎么还是那么瘦。你看,这里也是,摸得到骨头了……”

王杰希本来并没有打算理会黄少天絮絮叨叨的废话,直到对方的手顺着腰向上摸索的时候才忍不住翻了个身面对黄少天,一把抓住对方乱动的手,微微皱眉。

看到黄少天有些疑惑的目光,王杰希开口解释:“痒。”

黄少天瞥见王杰希微红的耳廓,倒是笑了出来,眼睛亮亮的:“杰希你要不要这么可爱,一个大老爷们还这么怕痒。啊呀,我这算不算知道了宿敌的致命弱点?”一边说着一边还上下其手,专挑痒痒肉来挠。

“停。”王杰希忍不住求饶,在空隙时微微喘息,“少天,喻文州是怎么管你的,怎么养成这么个德性。”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却是玩笑的语气:“杰希啊,按照那些狗血言情小说的套路,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你怎么能在我的床上提别的男人的名字?”

王杰希觉得有些好笑,一双大小眼里面还残留着之前被挠痒时带出的红意:“这里是我家,这明明是我的床。”

黄少天一副做作的无奈样子:“靠靠靠,杰希你要不要这么破坏气氛,这种时候是纠结这种我的你的问题的时候吗?”顿了一下,又不经意开口,像是在说今天晚饭要不要来吃个云吞面一样的口气,“杰希,我喜欢你。”

王杰希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啊,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啊。”

对面的黄少天难得没有话唠,只是看着他。

王杰希见状,也是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开口,一脸严肃:“少天,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认真地看着对方的表情,只觉得平时自己最喜欢的那双光彩宛若星辰的大小眼里面闪烁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冷淡。

“为什么?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退出游戏?是因为你心里还有别人?是叶修,还是喻文州?”黄少天说这番话的时候语速不像平时那么快,虽然是质问的话,却说得异常平静——这样的黄少天让王杰希在一瞬间联想到了豹子之类的动物。

王杰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开口:“就是因为你对我,是喜欢,而我对你,也是喜欢。”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诶,杰希啊,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去哪里转转?听文州说你羽毛球其实打得不错?要么我们今天下午出去来两局?我也好久没运动了,但是这不代表我就会输哦,你可要做好准备啊,看小爷杀你个措手不及……”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笑着开口:“好啊,不过你现在这么快就立好flag真的没问题吗,输得太惨我可没精力来安慰你啊。”

黄少天炸毛:“靠靠靠,谁立flag了?小爷怎么会输……”

 

“咦,这个礼拜叶修你竟然没有迟到。”黄少天一进门就嚷嚷开来,“今天的太阳还安好吗……”不经意瞥了一眼叶修旁边的俊美男人。

站在他旁边的王杰希接着话头:“今天是阴天,说不好太阳真的换了个方向出来。”

“喂喂,大眼,这才一个礼拜你就被黄少收买了啊。”叶修也按着现状调笑道,“之前我也不是故意要迟到的好吧?”

坐在沙发上的张新杰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没有说话。

“喂喂,张新杰你那别有深意的眼神是闹怎样啊。”叶修故作不满地说,嘴角挂着轻佻的笑。王杰希在叶修旁边坐下,抱着胳膊吐槽:“新杰分明是被你的厚脸皮震惊了,之前是谁口口声声说着要压轴什么的话的?”

张佳乐也跟着应和:“叶不修你不是自称主角吗?”

黄少天一看这情景,乐了,也加入集火叶修的行列:“对啊对啊,想想我们这个游戏进行到现在,唯二的两次迟到记录不都是你创下的首杀嘛。”

“咳咳。”推门进来的喻文州正好听到这个“惨无人道”的集火场景,打断了大家的话题,环视一圈,看人都全了,就坐下,“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也就不浪费时间,开始吧。如大家所见,这一轮,没有人退出游戏。”语毕,就拿出了抽签的小箱子和扑克牌。

经历过两次抽签,大家倒也有了些熟门熟路的意味。

“草花K。”周泽楷牌到手扫了一眼就放下牌。

肖时钦笑着出示手上的牌:“草花Q。”

黄少天放下手上的红桃K,环视一圈:“这一轮是谁抽到红心Q来着?”

张佳乐撇撇嘴,放下了手上的红心Q。

王杰希伸手掀开自己面前的牌:“黑桃Q。”若有所思瞥了一眼旁边的人。

叶修手上做了个花哨的动作,把手上的黑桃K弹在桌面上,转身,伸手,一副做作的骑士样:“期待愉快的一个星期,my queen。”

“无聊。”虽然这么说,王杰希反而笑着配合对方的动作,把手放上去,一起演起了无聊的戏码。

张新杰看了看喻文州,放下方片Q,喻文州也把自己的方片K放在桌面上,笑了笑:“新杰,学生时代之后我们联系得是少了。”

张新杰点点头,似是无意地向旁边瞟了一眼。


TBC

评论(4)
热度(16)

© 伊诺的玩具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