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放地
专注HE三十年,童话风、游戏风、奇幻风爱好者

利器③[贵圈真乱向/主黄王/周王/乐王]

AU架空,宇宙战争设定

 虽然CP是杰西卡中心,但是主要还是剧情流。

 慎。

 -----------------------------------------------------------------------------------------------------

最近几天太心塞……6年风光,归于平静,奇迹还有可能发生么……

好不容易劳动节惨案缓过气来,现在又……

发点昨天的存货

目前全部章节传送门:

(1)(2)(3)(4)(5)(6)(7)(8)(9)(10)

(11)(12)(13)(14)(15)(16)(17)(18)


“少天,你抓得太用力了。”王杰希暗示,同为靠手作战的人,应该懂得保护手的重要性。

话音将落而未落,黄少天已经松开了手,甚至还做出想要去检查一下王杰希手腕情况的动作。王杰希挥了挥手婉拒了对方的关心。

说到底,黄少天也只是一时情绪上来,对于自己战友的手,他的重视程度不比对自己的轻——更何况就两人关系来说,不只是一般战友了。

对于未知,而产生的这种名为“不安”的情绪,会自己不断发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孕育出什么东西出来。

黄少天毫无疑问算得上是一个冷静的人,尽管这和他日常生活中给人的印象并不一样。

平日里黄少天话唠不断,很多不熟悉他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冲动活泼的家伙。但是熟悉他的人都不会把他归到单纯的开朗那一类里面。

王杰希曾经在一次练习模拟赛之后这样评价这位与他亦敌亦友的好战友:“战场上,黄少天可以说是我们这批人里面最冷静的一个了,他的冷静甚至可以称得上残酷。”

在学校时和他在一个队伍里面的喻文州也曾经说过:“少天,他可能并不适合做一个统筹全局的指挥官,但是他在战场上的冷静,足够让他成为一个出色的机会主义攻击手。”

就像现在,就算他一时情绪有些激动,他也会很快平复下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王杰希一定会把一切告诉他,他根本用不着着急焦虑些什么——这种认知来自于一种近乎野兽的直觉。

意识到这一点,黄少天脸上本来有一点紧张的肌肉迅速放松下来,开始恢复他最习惯的语气:“大眼你卖什么关子嘛以前看个相什么的事情你又不是没做过,这次搞这么神秘干嘛,你看到了什么?说起来以前你给我看相的时候是怎么看出来我之后运势的?啊啊,估计你又要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什么的话了。这次看下来到底结果怎么样?”

王杰希听到对方看似急切的追问,反而看出了对方其实已经并不急躁,说:“这次我看到的,目前来说,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直接去找张新杰了。”说完,看了看墙上的钟,20点17分。

顺着王杰希目光看过去,黄少天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现在的话他肯定还清醒着,按照他的作息习惯应该在分析室吧,就我们过去找他?不用叫上队长或者其他人?有队长在的话可能有什么问题能够更快得到答案吧,包括还有那两个,不用一起叫上吗,我们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么……”

王杰希回头刚想做一个示意对方带上门的手势,却发现黄少天很自觉地带上了门,动作熟练得像自己房间一样,于是转过头,向目的地进发:“他们的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现在还不急。根据我的猜测,至少……至于文州的话,现在还不急。我只是想去确认一件事情。”

 

“杰希和黄少啊,今天出任务辛苦了。”去分析室的路上,两人碰见了拿完资料出来的肖时钦,肖时钦顺手和两个人打了个招呼。

黄少天同样挥手打了个招呼:“你也知道今天的任务是什么级别的嘛,这种级别的怪物在本大爷的手下自然是像切菜一样轻松搞定啦,哪里有什么好辛苦的……”

王杰希打了个招呼以后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时钦,你接下来还有事吧,不打扰你了。”

肖时钦回了王杰希一个眼神,告别后离开了。

 

“我以为你会顺势抱怨体检的事。”王杰希走在前面,随口提到。

黄少天撇了撇嘴,几快步走到王杰希旁边:“现在的情况来看,没必要也不适合提这个吧。”

王杰希看了对方一眼:“问题也不大,时钦可能会觉得只是惯例的体检吧。”

每次作战归来,都会做一个简单的体检,来记录战队目前的身体情况,而这次,就远比那种程度的记录要复杂多了,是十年才会进行一次的大体检级别。对他们来说,最近一次经历这个是在他们20周岁的时候。

“我和他同一届出来对他了解还是挺深的,那家伙可比你想象中能乱琢磨多了……啊,到了。”

王杰希也因为到达目的地而忽略了之前想接下去的那个关于肖时钦的话题,伸手用关节在门上有节奏地敲了三下——这是被张新杰带出来的习惯。

“谁?”里面传来冷静得询问声。

“是我和少天。”

听到王杰希金属般的声线,张新杰顿了一下,回道:“你们去隔壁会谈室等三分钟,现在手上还有些事情没办法停下来。”

“好。”

 

两人坐定没多久,张新杰就通过小门过来了,时间和他说的几乎分毫不差。

张新杰坐姿端正地坐在椅子上,问:“为了这次你们发来的战斗数据?”

“恩,还有体检数据分析。”王杰希回道。

张新杰似乎想是突然想通了什么:“原来那四份数据是你们的……怪不得……”

“联盟那边是怎么和你说的?他们在搞什么奇怪的神秘主义,他没说让你分析的是我们的数据?难道他们直接把数据扔给你不成?”黄少天听到张新杰的自言自语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张新杰提了一下眼镜:“他们给了我四份体检数据,和三份一月内的体检数据比较表,叫我根据后续的数据变化来判断是否这种变化和之前的三份存在一定的关联性。”

黄少天和王杰希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目前分析下来有明显异常吗?”王杰希问。

张新杰思索了一下:“基本数值都在正常范围……对了,其中有一份精神基数明显比正常值高,但是,”他看了一眼王杰希,“我记得你本身这项数值就比一般水平要高?”

“这次是多少?”

“672,这是一般400左右的平均水平的1.5倍还多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抬头:“我以前这项数值的测试结果在565左右。”

张新杰听到这个数据不禁有点惊讶:“这是什么情况,据我所知,这项指标在22周岁以后几乎不会有太大变动。”

“那份战斗数据呢?”王杰希突然转移了话题。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像是在适应话题转换的速度:“基本数值方面来看,几乎没什么异常,但是,在你们视频出现异变的时候,受辐射程度那一项在0.02秒内上升了600%,由于时间太短,这组数据最开始被战机的AI系统认为是机体数据异常而被纠正了,后来我查看了原始数据后才发现存在这个问题。”

听到这里,惊讶爬上了黄少天的脸:“辐射异变?”

张新杰皱了皱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新杰,谢谢帮忙。”王杰希起身道别,准备离开,“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TBC

评论
热度(31)

© 伊诺的玩具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