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放地
专注HE三十年,童话风、游戏风、奇幻风爱好者

[童话系列] 第一个故事 爱丽丝的束缚[高王]

这个系列是老王2017生日贺,

标题NETA自死亡爱丽丝。

ALL王向,每个故事都算是平行世界,

时间线基本都是老王退役之后很多年的事情。

推荐按顺序食用。

每天一更,完食前面七个故事以后,第八个故事,慎。

--------------------------------------------------


冰冷的水从花洒打在皮肤上,隐隐带起一片鸡皮疙瘩,头发被打湿紧紧贴在额头,粘腻的感觉反而让青年感觉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一些。

他眼前有一个男人,身体无意识地微微蜷缩着,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也许是因为不常外出而,又也许是因为被冷水浸泡的时间过长。

这个男人色素淡漠,长长的睫毛低垂,在他的脸上投下剪影,似乎是对所处的环境有些不适,尽管已经失去了意识,仍微皱眉头,显得并不那么安详。

若不是隐约传来的酒气,从这个男人丝毫看不出任何血色的脸上,根本无法判断这个男人是因为醉酒而无力地靠在这里。

直到这时,青年才意识到,这里是自己家的浴室。

而眼前昏睡在自己浴缸里的男子,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过去多年的朝夕相处让青年在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还有些习惯性的紧张,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将这个男人从浴缸里抱出来。

醉酒的男人很轻,青年在抱起他的时候甚至觉得对方骨头有些硌手——即便如此,青年并没有觉得抱着男子是一件让人不快的事情,相反,他的内心深处有着自己都为察觉的雀跃。

胳膊隔着被打湿的衣物感受到了男子的体温,略低头就能闻到男人身上略带清香的沐浴露的味道。

青年仔细想了想,这可能是自己第一次和男子这么亲近。

也许是因为青年的动作太大,男子低声呻吟,眼皮颤动着睁开,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又眨了眨,一双大小眼隐约有些泛红,带着迷离的水汽,轻声呼唤抱着自己的男子的名字:“……唔……英杰?”

高英杰意识到怀里的男子意识清醒了过来,明白自己应该把男子放下来,但却没有立刻行动。

见青年愣在那里,大小眼的男人胳膊环上高英杰的脖子,打算借力自己下来,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缓解隐隐传来的头痛。

这一次,高英杰没有继续僵在那里,顺从地配合着让男子的双脚着地,手臂环着对方的腰,让对方不至于因为晕眩而摔倒。

一瞬间,他不禁想到,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


今天是高英杰退役的日子,经过队长这个责任的磨练,高英杰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矮个的青涩少年,要论身高,比起前任队长的王杰希还有略高一些。

他还记得当时王杰希退役的时候整个队伍哭的稀里哗啦,然后自己身边的队友一个个离开,时间飞逝,终于到了自己也要告别微草的日子了。

算下来,王杰希当年带的那支微草,自己是最后一个了。

高英杰看着自己面前同样哭得稀里哗啦的队友们,不、今天以后就成了前队友,脸上只是微笑,就像当初王杰希离开微草时的表情一样。

他看着微草的下一任队长,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个男人当年在自己肩膀上轻轻拍的那下似乎还留有余温,想必是他手掌的温度已经深深镌刻在青年的心中。

画面似乎和多年前的场景重叠在了一起,让他心里泛起微妙的感觉。

原本为了比赛,除了偶尔的应酬一直不怎么饮酒,今天放下重担以后,倒是喝了不少。

红眼的兔子催促着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

高英杰整个人借着酒精有了几分冲动,于是拨下了那个男人的号码。


也许每个微草人都有几分“王杰希情结”,那串并不特别好记的数字却在他心中刻骨铭心。

对于高英杰来说,那个大小眼男人的分量更是难以言喻。

不,并不是王杰希情结。

高英杰在想到这个词的瞬间就否决了。

是王杰希holic。

恐怕,他早就在多年前中了一种名为“王杰希”的毒。

这种毒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侵入骨髓,留下永久的烙印。


手机放在耳边,他几乎听不到那边的拨号音,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声震耳欲聋,仿佛是白色兔子手上的怀表指针。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尽管在他已经有些醉意的脑中,这数秒的时间恍若千年。

“喂?英杰,怎么了。”显然今天王杰希并没有太多别的安排。

听到那个熟悉的称呼,高英杰呼吸一滞,刚想开口叫“队长”,又想到之前王杰希让自己别再叫他队长、直接叫名字就行的说辞,一声“杰希”就像排练了数十遍一样,顺着舌尖就送了出去。

听到这声称呼,王杰希也没觉得奇怪,顺口应了声“嗯"。

王杰希声音平缓,安抚了高英杰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他鼓起勇气,问:“今天我退役,一起出来喝一杯么?”

“哦,好啊。”王杰希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同意了这个提案,“约哪里?”

高英杰一时间没想起那些常去聚会的店铺,大脑飞速运转的同时,被酒精麻痹的舌头先一步说了“我家?”。

在话出口的同时,高英杰就觉得有些后悔:他知道王杰希一般不会拒绝好友的聚会邀请,但很少到对方家里去。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正当高英杰以为对方要拒绝自己的时候,王杰希再度开口:“也是巧,前两天老杨正好带了两瓶不错的酒给我,既然你已经退役了,倒是可以带来一起喝一杯。”

他知道男人口中的那个“老杨”是指和王杰希同赛季出道的杨聪,两人退役后一直关系不错,看社交媒体就知道他们常有联系。


挂断电话以后,高英杰回味着王杰希之前的语气,隐隐有了几分无奈。

他通过各种渠道,知道这个男人在退役以后就把微草放下了,也不太关注电竞圈的事情——没有什么能束缚住那个肆意妄为的魔术师——因此,今天自己退役的事情对方事先并不知情。

而对方在得知这件事情以后,语气和平时一样,就像只是听说了“今天天气不错”一般,随口应了句“对啊”。

他本以为,至少自己,在那个男人心中是不一样的。

这种近乎淡薄的反应让他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同时又清晰地意识到对方就是这种性格,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了。


在王杰希退役之后,高英杰与他见面的次数并不算太多,一方面是肩负队长职责的重任忙于团队的事情,另一方面则是对那个男人隐约怀了一些复杂的敬畏之心,哪怕知道对方其实并不在乎什么前后辈的关系,面对那双大小眼时,总免不了带些紧张的情绪。

玻璃杯的触感带着令人愉悦的凉爽,里面承载的琥珀色液体随着手掌的轻晃而摇曳,宛若流动的宝石,将形状优美的纤细手指映衬得更加莹白。

在高英杰的印象中,并非没见过王杰希饮酒,身为微草的队长,这个男人偶尔也需要面对一些无奈的应酬——毕竟王杰希不像某些人可以完全不参与任何广告宣传活动。

不过,连同之前已经退役的前微草队员一起,高英杰他们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醉酒的样子,至少没见过这个男人喝到脸红——他们推测王杰希饮酒应酬非常克制,本身应该也是不易喝醉的体质。

两人的对话围绕着各自最近的日常展开,高英杰没有可以提起这次退役的事情,王杰希也没开口问,似乎对他来说,这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件,并没有特别讨论的意义。

而高英杰这个人,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好友,没有了之前那些被责任束缚的东西。

事实上,对于高英杰来说,他倒有些享受这种对话内容,比起聊今天这件事,两人随便聊着平常的事情,相互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王杰希话不多,更多的时候都是在一旁静静聆听着,所以当高英杰发现王杰希状态有些不对的时候,两人都喝了不少。

事实上,王杰希酒量一般,不过面色不表,不容易被发现已经喝醉,才造成似乎酒量很好的错觉。

他不像有些人醉了以后会发酒疯,只是安静地待在一旁,陷入浅眠。


啊,这个看似无所不能的男人,也有喝醉的时候啊。

这是在酒精的芬芳中,有些迷迷糊糊的高英杰,记忆中闪过的最后一丝念头。



“唔……”王杰希由于脸上残留的水珠感到些许的不快,揉了揉眼睛,“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身体还处于略带晕眩的状态,无法自己站立,他没有收回自己之前环在高英杰脖子上的左手臂,靠着这点支撑保持着身体直立。

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残留的酒渍,男人那双大小眼里装满了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为了清洗酒渍转移到浴室并不是什么不合理的展开,特别是两个人的神志都不那么清醒的时候。

被对方的话一提醒,高英杰才隐约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以及手下略带温热触感的皮肤——他的手从之前就没有离开过王杰希的腰侧,对方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或者说根本就没意识到这点接触。

思及这里,高英杰无意识地动了动自己的手指。

这个男人的腰很细,很容易就能抚摸到肋骨的形状。

红眼的兔子还在催促着,如果不跑的话就会被他逃掉。

因为高英杰的动作,王杰希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的腰侧,似乎是觉得有点痒,微微侧过身体想要避开那只手。

高英杰注意到了,下意识地伸手制止了对方规避的动作,手上稍稍施力,让另一只手也环住对方的腰,顺势抱住这个身形瘦削的男人。

“英杰?”

高英杰微微低头,将自己的脸埋在男人的肩颈,手指因为酒精的微颤仿佛在低泣。

王杰希只是犹豫了一会,就伸手安抚性地在对方的背脊上轻轻拍了拍,他知道,退役这件事对于高英杰来说有很大的影响,他也不能做什么,只能这样简单地借一个肩膀。


一时间,这个刚刚退役的微草队长脑海中已经听不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心中只有一个声音。

『抓住了。』

 

THE END

评论(2)
热度(56)

© 伊诺的玩具房 | Powered by LOFTER